苏州大学 / 发展委员会办公室

微博
我要捐赠

苏大的秋

 

    苏州的秋来的静悄悄的,有时总让人捉摸不透。地处江浙沪,时不时会有一周以内一年四季轮番上演的错觉,苏州也不例外。记得对于苏大秋天的第一映像是尊师轩旁沿河开的热烈妖娆的彼岸花,紧接着彼岸花的是那些香气浓郁的桂花。桂花树在校园更为常见,十月份的时候,东区文成楼、敬文图书馆前、本部的林荫小道上,一路走来,总能闻见桂花的香气。桂花的香气已成为了十月那段闲散记忆的代名词。过了十月,便是十一月,十一月的秋姑娘有些狡猾,老是爱和你捉迷藏。一场妖风刮过,冷得叫人直哆嗦,你刚把羽绒服套上,第二天却又是万里晴空,叹一声穿多了,只能自恼秋天尚未离场,老爱和你开玩笑,躲起来。

     秋姑娘太狡猾了,为了好好定位她,我学会了从那树叶的枯黄中寻找秋天,叶子一天天变黄、掉落、堆积在地面,汇成一片金黄的海洋。这样的美景,在本部更为直观和深刻,由水泥铺成的小径被落叶覆盖,配合着周围民国风情的建筑,恍惚以为穿越了时空,回到了很久以前。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网球场旁摆拍的人,年年岁岁不尽相同,孩童也好,学生也罢,终究只是匆匆过客,人生代代无穷尽,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怎的,置身于那片金黄,我却觉得格外惶恐,秋的美和活力是永恒的,心里暗暗地想,人在自然面前太渺小和普通了,实在不值得一提。

可真是如此吗?好像又不是这样。苏大的秋年复一年都是如此绚烂,而那种惊叹只有第一年碰见时才会有,那时尚且大一,看什么都新鲜,有种一年四季慢慢在你眼前展开的错觉,用手机记录下每一个瞬间,生怕错过。第一年的秋,很是新奇。第二年秋,褪去了大一的稚嫩,你也变成了被人仰望值得依靠的学长学姐,也开始忙于学业或社团组织,心心念念的秋,心心念念的银杏叶,却变成了想触却触不及的风景。太忙了,抽不出空,第二年的秋,带着遗憾和忙碌。第三年秋,你已不再是纯粹的象牙塔中的少年,想着人生的路不知该驶往何处,实习?考研?出国?种种纠结,第三年的秋有些迷茫。第四年的秋,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好的坏的都是结局,不如欣然接受,你开始有大把的时间好好赏秋。唉,快要离开了,怎么看也看不够。第四年秋,满是怀念。真是应了那首词: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心境不同,同样的风景也能给人不同的感受。

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我爱这苏大的秋,不仅因为她美丽,更是因为我陪她一起等待冬天的到来,我每一阶段的回忆都有她的影子,苏大秋见证了我的成长和蜕变,我已刻下她的烙印。我爱这苏大的秋,多想再借我一场苏大的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