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大学 / 校友会

微博
我要捐赠

百岁学人周有光
2017-01-10

 

常州青果巷,深宅大院毗连,流水人家相映,青瓦粉墙,一式明清风格建筑,如诗如画……青果巷,这条长仅数百米的街巷,凝聚了数千年常州古迹的精华,荟萃了数不尽的人物精英……青果巷走出来的人物之一便是周有光。

周有光早年研读经济学,1929年离开光华大学后兼任苏大学区民众教育学校(苏州大学前身之一)实验区指导。1954年后专职从事语言文字研究,在语言文字学和文化学领域建树卓越,更令人津津乐道的还有他与其妻张允和白头偕老的爱情故事。如今111岁的周有光仍然精神矍铄,无一日不耕耘,令人不由敬佩。

 

水韵年华

周有光1906113日出生在江苏常州青果巷其中房屋大多临河而建,形成了与河道并行的小巷和街道。弄堂或长或短,勾画出一股宁静的氛围。十岁时随母亲迁居苏州,入当时初始兴办的新式学堂读书。苏州的小桥流水、青瓦白墙、错落园林亦为周有光的少年时光晕染了水墨般的背景。1918年入常州高级中学预科,一年后正式升入中学。在中学的勤奋苦读为他后来考上人称“比状元还难考”的上海圣约翰大学主修经济学、语言学奠定基础。由于其妹周俊人也在这一时期考上了苏州的乐益女中,与张家四姐妹之一的张允和成为同学,正是由此契机,周有光与张允和相识、相知。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正如周有光回忆,他和张允和不是现在“冲击式”的恋爱,而是“流水式”的恋爱。周有光说“两人从做朋友到恋爱到结婚,可以说是很自然,也很巧,起初都在苏州。后来我到上海读书,她后来也到上海读书。后来更巧的是我到杭州,她也到杭州。常在一起,慢慢地、慢慢地自然地发展。”

他们在杭州江边,坐在温柔的石堤上,看浩瀚江水碧连天,静听夹杂着彼此心跳音符的浪涛声,展开甜蜜的爱恋。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可周有光却犹豫了起来,他写信给她,“我很穷,恐怕不能给你幸福。”但她并不介意,认定了他,她看中的是他的为人和内心。为了打消他的忧虑,她回了一封长信给他。她对他说,幸福不是你给的,而是我们两人一起创造的。言语间尽显智慧和明理。

1933年,周有光和张允和举行了婚礼。“从此以后,将是欢欢乐乐在一起,风风雨雨更要在一起。不管人生道路是崎岖的还是平坦的,他和她总是在一起,就是人不在一起,心也是在一起。她的一生的命运,紧紧地握在他的手里。” 当79岁的她写下这段话时,他们是幸福的,也是令无数人感动、羡慕的。相敬如宾,携手患难与共,珍爱彼此如初,几十年的真情和陪伴,他们实现了最初的诺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白首不离。

    

学人征途

周有光早年研读经济学,1929年在江苏省立教育学院(苏州大学前身之一)任教,也曾任复旦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和上海财经学院教授,同时在一些金融机构兼职。1954年,因为之前已发表、出版过一些关于拼音和文字改革的论文和书籍,周有光被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邀请担任汉语拼音方案委员会委员。1955年受命改行至文字改革领域,参与设计“汉语拼音方案”。

1958年开始在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讲授汉字改革课程,讲义《汉字改革概论》于1961年出版。周有光在19794月在华沙召开的文献技术会议上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言,提议采用“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拼写汉语的国际标准。

1984年他迁至北京朝内后拐棒胡同。任中美联合编审和顾问委员会中方三委员之一,出版中译本《简明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和国际中文版《大不列颠百科全书》。担任《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委委员及《汉语大词典》学术顾问。他在汉语拼音方面的贡献使其被誉为汉语拼音创始人之一。

1989年离休,继续在家中研究和著述。一系列专业文章和著作在他退休后相继发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苏培成评价周有光道:“周先生是老一辈语言文字学家,已届耄耋之年,但是论学术思想他却一直走在时代的前面。”

周有光生于清朝光绪年间,他历经晚清政府、北洋政府、国民政府、新中国四个时代,被戏称为“四朝元老”。如今已经111岁的周有光,一生见证过许多重大历史事件,见识、学识非一般人所能比,他在学术上的成就亦非常人所能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