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大学 / 校友会

微博
我要捐赠

回来了,妈妈丨最难忘苏大钟楼前那片绿草坪
2017-05-26

【看苏州原创 文/珍珍】

2017年5月20日,一个明媚的日子,苏州大学迎来了她的117岁生日。曾经的宿舍还在吗?曾经属于你青春中最秘密的角落还在吗?曾经的老师、同学变了模样吗?曾经让你心动的那个她,依旧年轻漂亮吗?

大学的印记在于:青春无悔、执着追梦、青涩难忘、无限未来......

这一天,孩子们回家了,回到熟悉的校园,拨开熟悉的树叶,留下新的足迹......

看苏州推出系列专题:《回来了,妈妈!117岁的苏大,我们的年华》,看看这些具有代表性的苏大学子们,他们记忆中的校园生活,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初夏,草长莺飞,是苏大最美的季节。

 

虽然已经毕业多年,苏大校本部钟楼前的那片红楼绿草,总是出现在眼前:草坪上三两学生,席地而坐,随手翻着书,静谧美好。

 

毕业季到了,草坪上每一颗小草都映着毕业生的身影,和相机咔嚓的快门声。

可是谁也想象不到,这片时常在苏大学子梦境中出现,纪录了一张张毕业照的草坪,当时光回到50多年前时,却曾经是一片养活苏大4000多学子的菜地。

 

如今,已经77岁高龄的丰忠汉先生,站在钟楼前的绿草坪上时,总能准确指出当年他在哪个角落,种出了什么蔬菜。

丰忠汉,苏州大学1959级数学系,1963年毕业。退休后投身上海校友会工作十几年,现任上海校友会常务副会长。

 

一个数学系的学生,怎么会在苏大的校园里种起了菜?

 

“现在,我每年都要回苏大几次,独墅湖的新校区也去过,校园非常漂亮。看到现在苏大这么好,这么美,心里很高兴。”

 

丰老1959年考入苏州大学数学系,回忆起曾经在苏大度过的4年学生时光,让丰老最记忆深刻的,就是这片他曾经挥洒过汗水,对他有过养育之恩的绿草坪。

“我当时住在苏大老校区(现校本部)的维格堂。我们那个年代,正是物质匮乏的年代,刚开始食堂是一个‘草棚饭厅’,就在维格堂西边。图书馆只有两个,一个是校图书馆,在现在的法学院后面,一个叫红楼图书馆。”

 

由于物质资源的缺少,食堂鼓励学生们自己动手,将钟楼前的草坪开垦成菜地,划分包产到班,同学们就在这片菜地上,种植蔬菜,送到食堂换粮票和菜票。

“我当时也就是种种小青菜、西红柿,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我在哪个角落种过西红柿。”说完,丰老爽朗地笑了起来。

 

说起那个时候,虽然生活艰苦,但是同学们却干劲十足。

 

种菜也要讲方法,同在一片菜地上,互相学习种菜经验,每个班级你追我赶,超出食堂产量要求的班级,食堂就会奖励菜票。

“就这样,在最艰苦的年代,我们一边捧着书本,一边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或许只有我们这一代人,才知道其中的艰辛和快乐。”

 

如今再回到母校,看到各校区的食堂和丰富的菜品,丰老夸“像饭店一样”,菜样多,营养丰富,学生们吃多少打多少,吃完自觉回收餐盘,整齐有素。

共同渡过最艰苦的年代,一起奋斗过的同学们,现在也成为了最好的陪伴。

 

现在,在丰老的手机上,保存着两个微信群:班级群,现在有20多人;年级群,现在有40多人。这些微信群的建立,丰老说不容易,一定要珍惜。

 

“我是我们同学里最早用微信的,然后我就建了这两个群。其他同学不用微信,说不会,我就说我们学数学的,学起来应该不难。”


就这样,在丰老的鼓励下,微信群终于建了起来。

“我们每年都会有同学聚会,去过常州、南通、杭州、泰州……每年还会组团回苏大两次,一直坚持了十多年。”

 

除了同班级、同年级之间常聚,丰老和同学们,还经常看望和慰问早年毕业于东吴大学(苏州大学前身)的“东吴老先生”们。

 

丰老和上海校友会徐鼎铭等

为参加东京审判唯一在世的高文彬先生

做九十五歲生日

 

丰老说,在苏大的四年,同学们互相帮助,共同进步,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而对于这片供给他们物质和精神食粮的校园土地,更是有着深深的热爱和眷恋之情。

 

如今,走在苏大的校园里,丰老最喜欢的还是校本部,他说“保护得很好”,钟楼、绿草坪,图书馆,还有台阶上的绿苔,古朴而又充满生机。

 

苏大校园,是丰老最难忘却的牵挂。